家庭问题

天啊鸟哥我爱您!!!!!!!!太甜了太甜了捂住我的小心心!!!!

就是特别喜欢哥哥们明明弟控却还是为了弟弟妥协的感觉!还有话唠属性大嘴巴荷兰虫,一旦信任了对方掏心窝啥都讲,迟早被吃干抹净(你

最后引用原文的一段

“Wade突然就感觉被爱意击中了,Tom像个奇迹,摧枯拉朽不容抗拒地出现在他生命里,填满了他早已死去的心上的每一条崩溃尖叫着的缝隙,使他每天醒来胸腔里都跳动着一颗鲜活的、温暖的、红彤彤的、全数属于了面前的男孩的心。”

他们太好了太好了呜呜呜

半个喙:



配对:RR贱/荷兰虫

分级:PG

警告:OOC 真的非常OOC

简介:Tom有了个男朋友,而Tobey和Andrew对此不是很高兴。

备注: @何時 太太点的盘丝洞!写成这样我都不资道能不能交差😂 小记者大哥 大学生二哥 和高中生三弟的设定 全员心理年龄三岁[……

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!!!



正文:

      Tobey觉得Tom最近有点奇怪。当然啦,Tom本来就很奇怪——嘿,这个家里还有不奇怪的人吗?再说了,Tom十六岁,Tom是个小天才,Tom还是蜘蛛侠,他理所应当奇怪。自青春期过后这个词在Tobey心里就变成一个褒义词了,大人物们都有点奇怪,比如奇异博士就在名字里说明了他到底有多奇怪……但现在他说的可不是那种好的奇怪。

      Tom开始躲着Tobey了,他总是匆匆忙忙地出门,一回来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晚上偷偷从窗户出去——明明差不多半年前Tobey就允许他自己夜巡了。

      Tom可不是那种不听话的叛逆少年。

      老实说,这挺让Tobey挫败的。他的弟弟们从小就是天使在人间的具体形象表现,乖巧懂事又坚强,头发又细又软地堆在头上打卷儿,眼眶里镶着如出一辙的两枚湿漉漉蜜棕色硬糖球——后来小天使一号长大了,在学校有了宿舍,只有周末才回来住;而小天使二号不知道闹起了什么脾气,Tobey得弄清楚他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  Tom的房间传来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闷响,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和模糊高速的自言自语,过了一会,男孩的房门敞开了,Tom穿着一件超大的T恤从里面晃出来,领口危险地歪斜着,露出大半个肩膀——他什么时候买的这件衣服?

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小天使二号。”Tobey喝了一口咖啡:“你这件衣服好像不太合身——顺便一提,今天是周末,别乱跑,晚上小天使一号回来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  Tom显然还在开机,他一屁股坐在餐桌前,抓起叉子捅了煎饼两刀:“别这么叫我,小天使零号。”Tom边说边打了个哈欠,“Andy也不会喜欢你说他小的,他早就比你高了——顺便一提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 Tobey被噎了一下:“那我也是你哥,身高能证明什么吗?况且,是谁从我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和我抢吃的?”

      “我那时候还是小宝宝!你怎么能谴责一个小宝宝吃太多?另外,Andy说你小时候不喜欢喝牛奶,”Tom抓起自己面前装着满满牛奶的玻璃杯,冲哥哥眨了眨眼睛:“我觉得应该也有一点原因,是吧?”

      Tobey翻了个白眼:“得了吧,没人喜欢喝牛奶,你还不是我天天掐着脖子喂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就当你是在抱怨没人喂你了。”Tom喝了一口牛奶,上嘴唇沾了半圈白色的奶渍,Tobey嫌弃地抽了张纸丢给他。

      “我周末还是得加班,你中午自己随便吃点儿,想出去逛也随便……但是记得六点前回来!”

      Tom含着煎饼,含糊不清地答应: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 Tobey摇了摇头,起身准备出门,走到一半又想起什么似的折回来:“哦对了,如果你出去的话,记得买点鸡蛋。”

      Tom嘴里已经塞满了,朝哥哥晃了晃叉子权当答应,Tobey宠溺地叹了口气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关门的“咔嗒”声刚落,Tom就从餐桌前跃起,端起牛奶两三口喝完,皱着眉头嫌弃地打了一个充满奶味的嗝。男孩摸到窗户边儿上扯着窗帘作掩护往外瞅,确认他哥骑着小摩托突突突地走了,才欢欣鼓舞地向后空翻回去,边哼歌边收拾起碗碟,快活得像只出笼的小鸟。

      当然这也不是说Tom有被关在笼子里——恋爱中的男孩儿总是有点蠢的,这可是人类历史上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

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能留下来吗?就一个周末!”女孩儿哀求似地合起掌心:“Andrew,你知道我们需要你——”

      “抱歉啦,Lucy,”男孩害羞地挠了挠脸颊,露出一个有点傻气的微笑:“但我得回去陪我的兄弟,如果我不回去,他们会爆炸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就一次都不行?”女孩惨兮兮地弯了弯膝盖:“我们可能会输的!”

      “不……我觉得我们的项目非常领先。”Andrew抿了抿嘴,局促地拽了一下书包带子:“你也不用留在学校里,好好休息两天吧,周一再一起努力,好吗?”

      Lucy意识到她留不住男孩了,垮下肩膀吐出一口气。她就该听组里其他人的意见的——别试图占用Andrew的周末,哪怕是(可能发展成的)单独实验室约会也不行。

      Andrew背着书包走出了学校,想了想还是决定步行回家。今天没什么事儿,学校离家也不算太远,也许还能顺便逛逛超市买点东西,完美。

      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市民。白天Andrew慢悠悠从中走过,晚上蜘蛛侠飞快地往远方荡去,如果说他一点都没在享受这样的双重生活,那一定是骗人。

      Tom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。

      某些人就是很热衷于没什么事儿的时候也做蜘蛛侠,Andrew明白,完全能理解,他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但他那时候绝对没有一个黑红色的东西骑在自己腰上。

      死侍。嘴贱的佣兵。Wade Wilson。所有的蜘蛛侠都知道那玩意儿是谁,所有的蜘蛛侠都和那玩意儿打过不止一次照面。

      雇佣兵显然对蛛形纲的英雄们充满了兴趣,无休无止的俏皮话和语言性骚扰曾让最稳重的Tobey都和他吵了一个小时。至于Andrew这边嘛……反正都不是什么很好的记忆。虽然不得不说,这半年来死侍是安分多了,几乎没有闹出过流xiě事件,和他刚来的时候三天两头死人的惨状有着天壤之别,Andrew都快忘记城市里还有这么一颗不定时炸弹了——但这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Tom允许那东西骑在他腰上。

      Andrew觉得他必须关心一下弟弟的成长了。

      大学男孩往他俩荡过去的方向跑去,找了个没人的小巷子顺着墙往上爬。过程还算顺利,没有什么拉窗帘的老奶奶朝着他尖叫,也没有什么在窗边抽烟的大叔瞪着他突发心脏病,而等他到了房顶上的时候,他是真的很想要尖叫,然后突发心脏病。

      他的宝贝弟弟、年纪最小的蜘蛛侠、Peter Thomas Parker,正横着坐在混蛋雇佣兵、真实年龄不知道几十岁的死侍、Wade Winston Wilson腿上,往他嘴里塞鸡肉卷。

      在此之前,Andrew最荒谬最荒谬的噩梦也不过是Tobey上了Tony Stark的床和Tom穿着紧身皮衣和网袜跳Umbrella。

      这时候Tom终于看到了他,倒吸了一口凉气,听上去像是被人捅了一刀。还挺搞笑的,如果现在不是这个情况,Andrew得因为这个声音笑他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  死侍显然get到了这个笑点,他大笑起来,因为嘴里塞着吃的而有些含糊不清:“宝贝,你听上去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!”

      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  死侍宝宝有点寂寞,死侍宝宝能撑住。

      “Andy……”Tom踌躇着,显然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。他甚至都把面罩脱了,Andrew绝望地想,秘密身份协议就是狗屎。

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解释。”他弟弟最后选了最老套的那种,Andrew和Wade同时翻了个白眼,年纪稍大的蜘蛛侠立刻对死侍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  死侍宝宝想说点啥,死侍宝宝怂。

      “别。”Andrew扶住额头:“你什么都别说,赶紧从……就赶紧下来,然后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  Tom吐了吐舌头,又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得体,于是捂住了嘴巴。男孩从佣兵的膝盖上跳下来,刻意无视了男朋友懊丧的哼哼声,乖乖地溜到哥哥身边去。说实话,Tom也不是对这样的情况完全没有预料的,他本来就没把握能将自己的小恋情瞒过两位英雄哥哥多长时间,但这也太尴尬了,男孩有点窒息。都怪Wade和他喋喋不休的嘴,也许还有那半个凉掉一点的鸡肉卷,他真的只是想让Wade闭一会嘴而已。

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死侍总算吃完了嘴里的东西,大声喊住他们。Andrew回过去的眼神可以说是杀气腾腾,Tom则疯狂朝Wade比划着,甚至掐住了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“呃……就是确认一下。”佣兵扭捏地把手摆在胸前,把自己拧得像个害羞的日本高中女生:“你是制服最性感的那个小蜘蛛,对吧?”

      Tom捂住了脸。



      Tobey在下午五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回到了家,他忙了一天,遭受着每一个社会人所必须经受的身体和心理上的摧残,还放弃了更多作为号角日报员工而不得不认命放弃的尊严。他只想在沙发上瘫一会,带着两个青春可爱的弟弟去吃顿印度菜,和他们在餐桌上进行无意义的斗嘴,再制止Andrew和Tom在桌子底下互相踢来踢去,这是这无比糟糕的一天里唯一能让他感到治愈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蜘蛛感应对他表示怜悯,Tobey刻意忽视了它,并打开了家门。

      家里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  沙发上坐着一个Andrew,他连外套都没脱,深沉地把下巴放在交叉的双手上,眼神若有所思;而椅子上窝着一个Tom,他抱着自己的膝盖,心虚地抬起眼睛看了大哥一眼。

      Tobey似乎听到了蜘蛛感应的嘲笑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他扫视着两个弟弟,“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 Andrew有气无力地抬眼看了看Tobey:“Tom恋爱了。”

      Tobey愣了两秒,快活地睁大了他的蓝眼睛:“哈!是哪个幸运的女孩?”

      “是死侍。”Andrew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哥哥身边的粉红泡泡。

      这次Tobey足足愣了五秒,倒抽一口凉气,听上去像被人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  Tom“噗哧”一声笑了,立刻把脸藏进了膝盖后面。

      “拜托告诉我是你俩串通好了耍我。”Tobey转身摔进沙发里,生无可恋地扶住额头。

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也很希望是这样。”Andrew干笑了两声:“你知道最可气的是什么吗?他们已经不知道好了多长时间了,如果不是被我发现,这小崽子还不知道要瞒我们多久。”

      “也就才两个月零二十三天。”Tom小小声地辩白,而他的两个哥哥同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已经三个月了???”Andrew的语气像是得知了弟弟未婚先孕:“难道你还真打算对他托付终身?”

      “Wade挺好的,”Tom十分配合,像极了一意孤行的准妈妈少女:“你们不了解他,真的,他其实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三天杀一打无辜市民的好人?”

  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不怎么杀人了!别说你没注意到——”

      “你们停一停。”

      Tobey是成年人。他和他的两个倒霉弟弟不一样,他能成熟地处理问题。

      “你揍他了吗?”成年人问Andrew,声音格外冷静。

      “本来没打算,但他当着Tom的面和我调情,”Andrew冷漠地回答:“我觉得我再不动手,就有点对不起我的制服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们当中最性感的。”Tom眨了眨眼睛,小声嘟囔。

      “你都跟他学了点什么?”成年人立刻转过头去瞪他:“我真想用塑料小鸭打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  “拜托,我们以前也这么讨论过!”Tom防卫性地从身后拽出一个靠垫挡在面前,假装那是美国队长的盾牌:“你不能因为对Wade有偏见就不承认啊,Andy本来就是我们之中最性感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一点都不想谢谢你。”Andrew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 Tobey看上去有点不敢置信:“你男朋友当着你的面和你的哥哥调情,而你还在替他说话?你是不是疯了,Parker?”

      “他没那个意思!这就是……呃,他的习惯?他真的想跟人上床的时候不是那样的!”

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他真想和人上床是什么样???”Tobey几乎在尖叫了,Andrew疲惫地把脸埋进手心里。

      “拜托不要告诉我你俩已经睡过了。”Andrew喃喃。

      “没有!!”Tom面红耳赤地挥舞手臂:“我们上周才第一次接吻!”

      Andrew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像被掐紧脖子的母鹅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Tom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  “你们二垒了???”Tobey听上去也快窒息了:“下一步是什么?Peter Thomas Parker——你还不到十七岁!”

      Tom死死咬住下唇,把喉咙口的话咽了下去。他可不敢说Wade已经计划了二十种庆祝他十七岁生日的方法,而那当中没有一种是可以纯洁地吃吃蛋糕吹吹蜡烛就了结的。

      其实有的主意他还挺喜欢的……嘘,别告诉Tobey和Andrew,更别告诉Wade。

      “你第一次和MJ接吻的时候也不到十七岁。”Tom嘟囔:“Andy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那能一样么!”Andrew崩溃大叫:“首先我们的初恋对象就没有大我们四十岁!”

      “Wade也没那么老……吧?”Tom说到一半,被两道死亡视线注视,心虚地扬起一个模棱两可的尾音。

  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这还是你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。”Tobey抬眼看着天花板:“我不想打击你,但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干嘛吗?和雇佣兵谈恋爱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!”Tom一下子直起了身子:“听着,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Wade,我一开始也是。但他真的不是坏人,他只是……没有人爱他,你们懂吗?他看不到希望,也找不到目标,即使他本质上并不坏也不知道从哪开始努力!而现在他有了一个机会,我……我可以帮他,我也愿意帮他,你们就不能试着相信我一次吗?”

      空气安静了一小会,Andrew轻柔地开口:“Tommy,想帮他可不是爱他。”

      Tom咬了咬嘴唇,吐出一口气,语速慢了很多:“你说得对,我也不能保证我真的分清了这两种感情。但我知道我就是……很喜欢他。我想和他呆在一起,想听他说话,想逗他开心,被他直视超过三秒就心口发烫,除了和他在一起,我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男孩们沉默了,Andrew翘起一个小小的微笑,唇锋里盛满了淡薄又哀伤的甜味。Tobey看了看弟弟们,轻轻地叹了口气:“有时间叫他来家里吃个饭吧。”

      Tom在椅子里扭了扭:“也许要很久,但我会做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啦!”Tobey拍了拍手站起来:“有人想吃印度菜吗?”



      “大概就是这样。”Tom总结:“所以你最好尽快决定什么时候跟我回家,让他们等太久可不是什么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,不不不,”Wade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我们的关系里不能有第三者,就算是成人版的小蜘蛛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  Tom翻了个白眼:“我建议你不要打Tobey的主意,他打起人来比Andy疼,而且他的蛛丝永远都不会用完。”

      Wade哼哼了两声:“我可没那么想,这样揣测可真伤我的心。过来给哥抱抱?我需要安慰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要。”Tom警惕地往边上挪了挪:“我至少有一个星期都不要再坐你腿上了,有心理阴影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心碎了,我的蜘蛛宝宝不再爱我了,他有两个超辣的哥哥,他要离开我了,甚至不愿意给我一个抱抱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不要给自己加戏成吗?”Tom有点无奈:“没人勒令我们分手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?”

      “Uh-huh,”Wade敷衍着应声,夸张地垮下肩膀:“可是我好难过,想要宝贝抱抱。”

      Tom一口气憋在喉咙口,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,气呼呼起身一屁股坐到了佣兵大腿上:“满意了没?”

      Wade快活地环住男孩的腰:“我们要为秘密恋情的暴露开个二人派对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什么?不!这又不是我的错,当你生活在一个每个人都有蜘蛛听力的家庭里,你也很难守住什么秘密!”Tom抱怨地说,就好像完全忘记他的“秘密”是怎么泄漏出去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“算了吧,小男孩。当初你是怎么把你家所有情况都倒给我的我可还记得。”Wade亲了亲他的头顶:“没关系,我本来就没指望你能瞒他们多长时间——说实话,我一直都挺无所谓的,过度紧张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才没有!”Tom激烈地扭动了一下,一肘戳上了Wade的肋骨,佣兵“嗷”地惨叫了一声,报复性地揪了揪男孩的发尾。

      “我是担心你!Tobey和Andy一点都不难搞定,难的是你。”Tom一使劲儿跪起来,转身面对面地坐在Wade腿上:“你太容易放弃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成天都在琢磨什么——你得跟我保证,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会动摇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在琢磨什么?”Wade有点戏谑地环住小男友的腰把他拖得更近了点:“我每天都琢磨着怎么把你带到床上。”

      Tom脸红了,但仍强撑着仰头直视Wade:“别转移话题!你得跟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  Wade翻了个白眼:“不,我从来不保证,你胁迫我做的事情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知道就好,”Tom捏住Wade的脸使劲儿揉了揉:“但它们都很有效,是不是?而且你知道我爱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“你不能总是这样逼我!”Wade大声抗议,闹脾气一样揽着Tom晃了两下。

      “我就是可以。”Tom看上去得意得尾巴都要翘上天了:“知道为什么吗,Wade?因为你就是爱我,你爱我爱到不行。”

      Wade有点被吓到了,这很不Parker。他的男孩每谈到这些的时候总是有点羞怯的,他其实有点自卑,稍微逗一下就扭捏起来,虽然他决定了什么的时候从来都不害臊——很难糊弄,但很好调戏。

      “你今天有点过于亢奋了。”Wade喃喃。

      Tom困惑地歪了歪脑袋:“我有吗?”

      “有。”Wade趁机亲了他一口:“你把Holland人格都露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这个吻唤回了很多Parker,Tom不安分地在Wade腿上扭了扭,佣兵知道那说明他的男孩又有点害羞了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  “呃,这很复杂,你就理解成一个比你更让人精疲力尽的男孩就行。”

      Tom怀疑地眯起眼睛哼哼了几声,突然掐住Wade的脖子:“差点就让你得逞了!快保证!”

      Wade假装悲伤地叹了口气,严肃地竖起三根手指:“我保证不和你的任何一个蜘蛛哥哥调情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是这……算了这个也挺重要的,再保证一次!”

      “我保证不说太多荤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“Wade——”

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能保证不会和你分手。”Wade轻声说。

      Tom一下子就安静了,他低着头,把亮闪闪的眼睛藏了起来,Wade心里有点内疚,但他扛住了。

      男孩沉默着揽紧Wade的脖子,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蹭来蹭去,像一只撒娇的松鼠,Wade心很累,Wade快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。但你别那么容易放弃我,求你。”Tom的声音从布料里透出来,有点闷,奇妙地混合出一种可怜兮兮的执拗,Wade仅存的良心正在接受拷问。

      Wade放弃了。这月第四十八次拒绝男孩的尝试宣告失败,他一边在脑子里崩掉自己的脑袋一边偏过头去吻了吻男孩的发旋:“永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会更努力的。”Tom抬起头,眼睛明亮得像天上所有星星的总和,天真又勇敢,好像这世上没什么事情能挡住他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  但实际上他又那么胆怯,攥着Wade胸口的衣服拧了好几圈,才鼓起勇气飞快地凑上去亲了一下佣兵的唇角;脸一直红到了耳根,还假装无所谓一样抿着嘴唇傻笑。

      Wade突然就感觉被爱意击中了,Tom像个奇迹,摧枯拉朽不容抗拒地出现在他生命里,填满了他早已死去的心上的每一条崩溃尖叫着的缝隙,使他每天醒来胸腔里都跳动着一颗鲜活的、温暖的、红彤彤的、全数属于了面前的男孩的心。

      他拯救了他,哪怕他其实根本不值得被拯救。

      男人情不自禁地捧起男孩的脸,吻住他鲜嫩漂亮的唇瓣。Tom又紧张起来了,死命揪着Wade的衣服,快要把那块布扯下来,Wade哭笑不得地伸手包住他攥在自己衣服上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  这个吻很温柔,很慢,但也很长。Wade耐心地舔过男孩的齿列,轻轻吮吸他的下唇,把舌尖顶进他的唇窝里,搞得男孩浑身发热,心动过速,不得不把额头抵在佣兵的胸膛上顺气。

      Wade有点得意,轻轻拍了拍男孩的后背以示安抚,他的男孩却突然直起身子,把Wade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“所以,”Tom气喘吁吁地说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我回去?”



End.





 
评论(8)
热度(2516)
© 何時|Powered by LOFTER